李江莲
高级研究员  陈四海
高级研究员  石教龙
高级研究员  阎实
高级研究员  陈朝
高级研究员  王玉玺
高级研究员  任尚麟
高级研究员  王书伟
高级研究员  刘卫衡
高级研究员  廖建新
高级研究员  武光良
高级研究员  叶苗
高级研究员  范宣波
高级研究员  单志军
高级研究员  杜铭
高级研究员  王红军
高级研究员  王剑元
高级研究员   徐贵勇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共享汽车困难多:牌照资源紧张 充电桩严重短缺

  原标题 共享汽车面临的困难远比想象的多

  交通运输部、住房城乡建设部近期联合发布的《关于促进小微型客车租赁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明确提出,“鼓励分时租赁发展”,这给共享汽车行业注入了一针“强心剂”。但在产业和资本喧嚣的背后,专家认为,共享汽车在中国起步较晚,牌照、停车位、充电桩已成为制约共享汽车发展的三大瓶颈。

  共享汽车企业“跑马圈地”

  这几个月,29岁的深圳上班族黄小姐有了自己的新“座驾”,每天上下班、逛商场,她都会选择“佰壹出行”的共享汽车出行。

  “深圳汽车限购,买车还要摇号。”黄小姐介绍说,自己驾照到手已经好几年了,但一直没有摇到车牌号,共享汽车的出现提前圆了她的驾车梦。

  而在北京,26岁的刘晓倩会时不时开着“Gofun出行”的共享汽车前往北京市的热门商区。“北京限行限购,共享汽车不仅能满足我的驾车需求,还很酷。”

  事实上,作为城市公共出行的补充,共享汽车正在国内多个城市蓬勃发展,而各大共享汽车企业也开始“跑马圈地”:在北京,首汽集团的“Gofun出行”已经投放共享汽车10000多台,分布在核心城区的1000多个投放点;在上海,上汽集团与EVCARD合资成立的“环球车享”已投放运营6500辆;在广州,已有“有车”、EVCARD、驾呗等共享汽车运营商;在深圳,宝港能源、比亚迪、中兴、车普智能、联程等企业的2000多台分时租赁汽车每天活跃在街头……

  企业的活跃带动了共享汽车数量的爆发式增长。据《2017中国共享汽车现状与趋势报告》披露,中国目前投入运营的共享汽车数量已经达到3万辆左右,预计未来5年,汽车分时租赁市场将以超过50%的增幅继续发展,到2020年,整体车队规模有望达到17万辆以上。

  “共享自行车解决了零到十公里的出行,而共享汽车可以解决十到一百公里的出行。”环球车享首席市场官黄春华说,推动电动汽车分时租赁对汽车产业、城市发展和用户出行意义重大。

  在专家看来,《指导意见》的出台,显示国家已将共享汽车视为减缓大城市私人轿车快速增长的途径。共享汽车或将成为多层次城市交通体系一部分,为人们提供出行方式新选择。

  同济大学汽车学院副教授、全国新能源汽车产业数据中心副秘书长吴小员表示:“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获得政策支持,预示共享汽车将逐步进入有序健康的发展轨道。”

  城市管理难以跟上

  因看好共享经济的发展前景,深圳市宝港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港能源)准备今年年底前,在深圳投放10000台共享汽车。但这个雄心勃勃的计划近来却遇到了挑战。

  据宝港能源总经理吴波介绍,由于受车牌指标限制,这一计划中共享汽车的投放数量被缩减到了4000台,而在过去的两个多月里,企业实际获得的牌照只有900张左右。此外,共享汽车必需的停车场地也只实现了计划目标的15%左右,推进缓慢。在这之前,宝港能源的目标是获得200个左右的停车场地。

  “尽管政府给予了我们极大的支持,但共享汽车发展所面临的困难,远比当初想象的多。”吴波说。

  而宝港能源面临的困境,正是当前中国共享汽车行业的缩影。

  共享汽车的发展虽然如火如荼,但牌照、停车位、充电桩等公共资源短缺,成为制约行业快速发展的瓶颈。“对电动汽车分时租赁来说,卡脖子的不是钱,而是车、桩、位一体化的共享。”吴小员说。

  宝港能源的遭遇说明,牌照紧缺是共享汽车面临的首要难题,而在牌照资源紧张的城市,这一矛盾更加凸显。

  停车位不足是另一大问题。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公共停车位资源本就紧张,许多共享汽车无车位可停。多家共享汽车企业负责人表示,取还车网点是行业发展的关键,但已有网点远远不能满足用户需求,停车位不足直接影响用户体验。

  共享汽车也面临充电难题。新能源共享汽车需要大量充电桩来配套,然而目前充电桩的数量和共享汽车数量不匹配,严重制约了共享汽车的车辆运营率。“Gofun出行”首席运营官谭奕说,充电桩越多,车和桩离得越近,充电效率和运营效率就越高。在一些城市的老城区,增容是一个大问题。

  专家认为,共享汽车在国内处于发展初期,还有许多不完善的地方。这个行业需要资金,更需要充电、车位、运营等资源。国内共享汽车已现爆发迹象,城市公共资源却“捉襟见肘”。

  还需共同发力解决难题

  由于与环保出行的理念契合且更具经济性,新能源汽车成为中国共享汽车发展的主流,各地政府也都明确表达了对新能源共享汽车的支持和鼓励。比如,深圳就对新能源汽车实施“不限牌、不限行”政策,同时鼓励集约化的出行方式和资源共享。

  然而,即使市场欢迎、资本青睐、政府支持,共享汽车的发展还是遭遇到了诸多挑战。

  “短时间内,共享汽车的大规模出现让相关部门有些措手不及。”深圳市公共交通管理局的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深圳毗邻香港,拥有华为、腾讯等一大批全球知名企业,属于高密度超大城市,汽车牌照、停车场、道路等资源都非常紧缺,与共享汽车相关的运行、管理等法规细则也没有出台。他认为,共享汽车的“突然爆发”,甚至有可能扰乱现有的交通规则和秩序。

  深圳职业技术学院副教授王雪说,共享汽车市场的迅速扩张与日渐紧张的公共资源之间,必将出现越来越尖锐的矛盾,公共配套资源如何及时跟上、合理配置,将考验政府部门的智慧和能力。“面对共享汽车的‘爆发’,政府部门必须未雨绸缪,加强车牌、停车位、充电桩等公共资源的建设、调配和管理,及时满足共享汽车发展的需要。”

  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发展中心副研究员李艳霞也认为,目前共享单车在运行中出现了“乱停乱放”、“占用行车道”、“肆意破坏”、“违规骑行”等一系列乱象,政府管理部门需要考虑共享汽车如何才能避免出现与“共享单车”类似的问题,让共享汽车能更好地融入现有的公共交通体系,成为其重要补充。

  面对共享汽车出现的种种问题,企业也在不断探索新的路径。“我们正在联系深圳所有的共享汽车企业,希望成立一个共享汽车联盟,把各自的网点拿出来共享,按照统一标准来收费,这样一方面可以解决场地不足的问题,另一方面也能减少企业的营运成本。” 吴波说。

  驭势科技CEO吴甘沙则表示,公司正积极探索将共享汽车和无人驾驶结合起来。“当用户叫车时,汽车可以通过无人驾驶到达用户所处的位置,而当用户用完车后,汽车可以通过无人驾驶再前往别的用户处,或者到达专用的聚集地等待新的客户订单。”

  吴甘沙说,共享汽车属于重资产,无法像共享单车一样做到海量投放,如果能借助无人驾驶等智能化手段,则可以开启“车接人”新模式,解决共享汽车“停车难、找车难”的问题。(记者 高少华 丁静 王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