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江莲
高级研究员  陈四海
高级研究员  石教龙
高级研究员  阎实
高级研究员  陈朝
高级研究员  王玉玺
高级研究员  任尚麟
高级研究员  王书伟
高级研究员  刘卫衡
高级研究员  廖建新
高级研究员  武光良
高级研究员  叶苗
高级研究员  范宣波
高级研究员  单志军
高级研究员  杜铭
高级研究员  王红军
高级研究员  王剑元
高级研究员   徐贵勇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天价幼儿园”折射学前教育市场失灵

    “学费一个月9000元”,还不包括伙食费。仅这一项,若按月缴,北京赵女士的外甥女小尹一年下来就得花费近11万元。这还是收费较低的双语班,如果是国际班,一个月收费12500元。据调查,在武汉、深圳、长沙等很多城市,都出现了年学费在10万元上下的“天价幼儿园”。(10月9日《中国经济周刊》)

  尽管“天价幼儿园”主要集中在民办幼儿园领域,看似是市场自我调节的结果,但在大多数家庭面临着“入园难入园贵”问题的背景下,“天价幼儿园”给普通阶层所带来的视觉刺激,仍需引起足够的重视和反思。毕竟,“入园难入园贵”已经成为老百姓广泛关注的问题,甚至已上升到社会公平公正层面。如何进一步扩大学前教育资源,着力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是摆在各级政府面前无法回避的重要命题。

  上世纪80年代以来,我国学前教育体制走向市场化道路,一个明显特征就是政府在学前教育领域的淡出,具体表现为公办幼儿园规模的缩小和政府在学前教育领域投入的减少。从全国来看,2009年共有幼儿园13.8万所,比1995年减少了23.3%,其中教育部门办园、企事业单位办园和集体办园等普惠性资源只有4.9万所,比1995年的15.9万所减少了2/3。

  显然,一方面,人们对学前教育资源的需求在增长,而幼儿园数量在大幅减少,此为入园难;另一方面,学前教育中政府投入不足,必然意味着国民将支付过高的学前教育成本,此为入园贵。这两个问题的出现,折射出学前教育市场自发调整机制已经失灵,更提醒政府有必要重新评估其在学前教育中应承担的重要责任。与此同时,政府在学前教育的投入占教育总投入比例不到1.3%,而这一数据与国际上的诸多发展中国家相比,明显偏低。

  温总理曾提出,发展学前教育必须实行政府主导、社会参与、公办民办并举的方针。实际上,关于这个问题,《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也有相同表述。这无疑说明,政府必须充当创造学前教育资源的主导力量,其中的一个重要表现就是地方政府要舍得加大投入,以重塑学前教育的公益性。这必然要求地方政府摒弃发展学前教育以民办教育为主的指导思想,不能以为学前教育属于非义务教育,就可以“撒手不管”,而应该深刻认识到,学前教育已与义务教育一样,成为社会成员享受教育权的重要组成部分,要力争让大家平等地享受这一资源。

  值得提醒的是,要真正解决学前教育资源的严重不足问题,具体如何做、谁来做、不做又如何等等一系列问题,解决这些问题必须依赖于法制化、规范化运作。根据经验,世界各国虽都未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范畴,但基本都通过立法强化政府保障学前教育公平的职责与法律责任。因此,要强化政府保障基本学前教育资源投入的责任,建立一套内容全面、系统协调、义务与法律责任相统一的学前教育法律体系是改革的关键一步。